36氪首發 | 三年內成為行業第二,HappyEasyGo宣布完成數千萬美元的B+輪融資_新聞_中國彭縣網_彭州網_彭州地區權威新聞門戶網站
啟航建站系統
頂部右側廣告文字
頭部廣告460x60
橫幅通用100% x 90px

網站首頁 新聞

36氪首發 | 三年內成為行業第二,HappyEasyGo宣布完成數千萬美元的B+輪融資

作者:未知 來源:互聯網 2019-11-21 10:12 9038 ℃
橫幅通用100% x 90px

36氪出海獲悉,印度在線旅游平臺(OTP)HappyEasyGo 宣布完成數千萬美元的 B+ 輪融資,參投方包括三星、UOB Venture 和“日本版58同城” ZIGExN,由投中資本擔任財務顧問。據悉,本輪資金將用以機票業務持續增長和酒店業務發展。

這家由中國人創立、出海至印度的公司已經成為了印度旅游市場的一批黑馬。據創始人查彥秋介紹,創立于2017年5月,HappyEasyGo 的線上機票出票量目前已經躋身印度B2C線上旅游平臺行業第二,日單量達2萬多張,成交用戶則在400萬左右。

36氪首發 | 三年內成為行業第二,HappyEasyGo宣布完成數千萬美元的B+輪融資

HappyEasyGo 供圖

線上旅游業演變存在一定路徑:從發展的鏈條來看,呈現出“機票-酒店-機+酒-標準化旅游產品-個性化旅游產品”的發展態勢;商業模式則分為以采銷、運營為主的在線旅游社(OTA),聚合商家、撮合訂單的在線旅游平臺(OTP)以及線上旅游信息搜索引擎(metasearch)三大類。發展后期,OTA 和 OTP 之間的界限往往逐漸變得模糊。

對于印度市場而言,OTP 是 HappyEasyGo 從中國“舶來”的業務模式。目前, HappyEasyGo 仍為市場內唯一的 OTP 。

據公司介紹,之所以選擇這樣的角度切入市場,是因為印度線下機票代理業尚處于毛利率高、出票價格低于航司直銷的階段。印度線下機票代理商的毛利率維持在10%-20%之間。通過攜手票代市場、將規模小、較為分散的線下機票代理商整合進平臺,HappyEasyGo 可以在供應端取得成本優勢。

對于大部分做 To B 業務的線下票代,提升業務量才是合作背后的核心需求。因此,HappyEasyGo 的C端能力才是是否能贏得供應商的關鍵。

HappyEasyGo 將其C端用戶定位為印度的高端消費群體,其中的大部分是商旅旅客。該平臺相信,即便是高端用戶也會因低價而心動。公司創始人查彥秋稱,“印度高端用戶同樣追求低價,就好比我們會從拼多多上買 iphone 11 一樣。”

因此,該平臺向印度用戶打出了低價的招牌。憑借其低價機票搜索引擎,從各個平臺的大幅機票價格變動中找出實時價的最低點,從而鎖定競爭對手的價格、開出全網最低價。該平臺也正在通過其訂單數據,來研究高端客戶的消費行為,探索什么樣的差價區間能將用戶吸引、固定到平臺上來。

OTP 的時間窗口

對于經歷過中國線上旅游業幾番洗牌、“去攜大戰”的中國企業、投資人而言,HappyEasyGo 的模式并不陌生。這正是公司創始人查彥秋入局創辦的第一家公司——旅伴旅行網的模式。

據環球旅訊的報道,主打“全網最低價”,借由中國航空行業發展的東風,旅伴旅行網曾一度成為包括攜程、同程等多家彼時的 OTA 巨頭的機票供應商。

然而,OTP 實現“低買高賣”的策略、做 OTA 的“二道販子”,實際上存在著一重要前提,即合作供應商的出票價要足夠低。2016年,隨著中國線上機票價格戰的激化,各航司紛紛出臺保護政策,或禁止授權票代轉售機票給其他代理機構,或要求其轉手價格不低于航司官網。

與其說 HappyEasyGo 是“印度版旅伴旅行網”,不如說公司創始人查彥秋在國內市場東風已逝后,將旅伴旅行網帶去了印度,經由本土化后成為了 HappyEasyGo 。

身負 OTP 發展“魔咒”的 HappyEasyGo , 這次能跑得贏航空業發展的時間窗口嗎?

公司創始人查彥秋認為,長線而言,線上旅行平臺的機票價一定是趨于統一的。而 HappyEasyGo 的應對計劃則是在機會窗口消失之前,用三年時間做成印度第一。目前,除了線下機票代理商外,HappyEasyGo 也已經直連了部分航司,未來的合作則會越來越多。

據查彥秋預估,這個時間窗口大概存在6-7年。“你看什么時候國內的航司會允許去哪兒網上的票代放出低價票?中國航空行業的爆發期,對吧?處于高速增長的時候,航司就需要賣出更多的座位去購買更多飛機。印度正處在這樣的航空行業爆發期。2017年,印度政府宣布要花600億美金在10年內建設100個新機場。就算機場前幾年的建設速度比較快,也需要6-7年的時間。”

標品市場的流量生意

印度線上旅游業現今已經步入了標準化旅游產品階段。

在標品市場里,各大平臺的每單毛利會開始走向趨同,從而轉向在成本上做文章。獲客成本更是重中之重,是各大平臺的下一個交火點。因此,在這一階段,線上旅游業的生意實則是流量的生意。

對此,HappyEasyGo 早有布局。目前,該公司已與三星、vivo 和傳音等手機品牌、打車軟件 Ola 、銀行和支付網關等達成了合作,旨在從手機、移動支付的流量中轉化部分用戶。具體而言,HappyEasyGo 已經預裝在 vivo 的負一屏當中,在印度出貨的每一臺三星手機里都有該平臺的優惠券和會員卡。

而最大的轉化仍來自現有用戶的轉介紹,即高端用戶的朋友圈子。印度還處于短信有效的時期, HappyEasyGo 在獲得用戶允許后,將向用戶通訊錄好友發送邀請短信,受邀好友發生的平臺消費將為用戶帶來平臺返現及其他優惠。

本地化的酒店業務

中國經驗并非 HappyEasyGo 發展的唯一依仗。

HappyEasyGo 采取的酒店策略就與機票不甚相同。經調研,公司發現比起價格,酒店的舒適度、與商務中心的距離才是印度商旅旅客更大的考量。

10月,HappyEasyGo 正式開始建立與印度高端酒店品牌的合作。據查彥秋介紹,印度本地企業對非核心業務大多采取能外包則外包的策略,酒店行業也不例外。這正成為了 HappyEasyGo 的著力點,通過提供酒店需要的外包業務,如PMS酒店后臺管理系統,來撬動和酒店的合作。目前,公司已與一些印度星級酒店建立了合作。

即便如此,距離達成大規模合作仍有一段路要走,需要本地團隊來圈出印度商圈里的酒店品牌,去和對方的渠道經理逐步商談。

公司創始人查彥秋希望能用最快的速度實現整個迭代過程,預計到12月底平臺的酒店業務能達到每天幾千單的規模。據他介紹,印度排名靠前的旅游 OTA Yatra 和 Cleartrip 的事業部“一把手”現在都已經加盟 HappyEasyGo 。

HappyEasyGo 在員工本地化方面做得非常突出。印度公司目前300余員工中,除三位中國高管外,其余幾乎全是本地員工。

“去攜大戰”尚未到來

據 Google India 和咨詢公司 BCG 發布的行業報告,預計印度旅游市場將于2020年達到480億美元,空乘將是增長的主要推動力,預計將以15%的增速達到300億美元。酒店則將以13%的增速達到130億美元。

目前,印度線上旅游市場競爭較為激烈,有50-60家線上旅游平臺。其中包括納斯達克上市企業、線上旅游平臺 Yatra,據本地媒體報道,截至2018年底,該公司已擁有800家企業客戶;在二三線城市發展勢頭正好、與小米和 Flipkart 已達成合作的 ixigo ;與 Amazon 合作的 Cleartrip等。

而成立近20年的 MakeMyTrip 是當之無愧的行業龍頭企業,也是查彥秋眼中 HappyEasyGo 的主要競爭對手。這家納斯達克上市公司目前保持著在印度市場的單量第一。 今年4月,攜程完成了對 MakeMyTrip 的股份增持,目前持股比例高達49%。

據查彥秋介紹,HappyEasyGo 從單量上看,已經成為了 B2C 在線旅游平臺的行業第二,但與 MakeMyTrip 尚存在著約6倍的差距,需要用1-2年的時間來超越。

印度本地媒體曾指出,HappyEasyGo 的返現政策存在著“燒錢”打價格戰的嫌疑。和其他平臺提供的積分優惠不同,HappyEasyGo 允許用戶將返現直接提現到其電子賬戶上來。

對此,查彥秋指出,鑒于市場頭號玩家 MakeMyTrip 尚且處于努力提高盈利的階段,短期之內不太可能發生價格戰。

文| 郭辰@36氪出海

編| 趙小純@36氪出海

圖| HappyEasyGo 供圖

36氪首發 | 三年內成為行業第二,HappyEasyGo宣布完成數千萬美元的B+輪融資

36氪首發 | 三年內成為行業第二,HappyEasyGo宣布完成數千萬美元的B+輪融資

Tags: 印度 三星 機票

橫幅通用100% x 90px
最近發布
橫幅通用100% x 90px
大话西游2种植最赚钱的